铁甲工程机械网> 工程机械资讯 > 视野 > 新疆首富第一桶金是卖挖掘机赚来的

新疆首富第一桶金是卖挖掘机赚来的

“在新疆,他们没有机会了。”孙广信不假思索地说。

1、20年,“看不惯又干不掉”的新疆首富

2019年10月10日,“2019年胡润百富榜”发布,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董事长孙广信以300亿人民币资产位列中国富豪第100名。

他同时还蝉联了新疆首富和CBA球队老板首富。

自2000年首次闯入胡润富豪榜并一举问鼎西北财富总冠军后,此后近20年,新疆首富这个位置没再易过主。

连续3年位列世界500强,名下4家上市公司,员工10.8万人,总资产2637亿,累计营收1.1万亿。

整个西北五省,新疆广汇集团是综合实力最强的民企,没有之一。

这艘庞大商业巨轮的掌舵人、“西部神话”缔造者孙广信,27岁创业,38岁成新疆首富,40岁冲顶中国富豪榜前三甲,55岁带领一家地方民企杀进世界500强,知命之年成为新疆最传奇、最气势逼人的商人。

说他传奇,因为其父是早年从山东走西口“盲流”到新疆的修鞋匠,几位哥哥姐姐最高学历高中未毕业。

孙广信年少参军,27岁晋升军官,在对越战场上多次立功后没能升迁,索性拿着3000块钱复员费自谋生路。

说他气势逼人,是因为此人转业后从一文不名的小推销员做起,步步精准算计、经营吞吃,30年来家业膨胀600多万倍,陆续在新疆娱乐、地产、能源、汽车、物流等重头行业形成近乎垄断性地位,以至于有人称乌鲁木齐市为“广汇市”,称孙广信为西部“商业教父”。

在新疆,广汇集团以利行四方的千亿财富令人钦佩,也以威风八面的资本布局令人生畏。

孙广信本人更是神秘莫测。

崇拜其商业智慧的人,传颂着他“一袋馕、一瓶咸菜跋涉10万公里卖机器”的发家事迹和写满20麻袋演算纸的经营智慧;

忌惮其势力的人对广汇圈地运动和疯狂并购心有余悸;最新消息则传言他的广汇帝国“千亿债务压顶,陷入危机”……

被传闻包裹的广汇与孙广信,听起来既是牛人,更是狠人。
 

2、乌鲁木齐的肥肉都被一个人吃了?

“孙广信有些事情做得过了,前些年就有传言说限制他出境。还有一次,他在办公室里遭人绑架被敲了20万。”[1]一位业内人士曾经对《新财经》杂志如是说。

2002年,孙广信以6亿美元身家登上《福布斯》中国富豪榜第三名。当年的鲁冠球、刘永好这些大佬都难望其项背。

次年,新财经杂志以《中国三号富豪孙广信的财富真相》为题,整版刊发了这位顶级富豪“强势垄断”地方产业与关联交易做高业绩所引发的争议。

究竟是什么样的商业权势让一家民营企业与“垄断”二字发生关联、让一个企业家活在“绑架”传言中?

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,“新疆非公有制经济的一面旗帜”,西北第一个突破千亿资产的民营企业标杆。在有关报道中:

它是乌鲁木齐第一家卡拉OK、第一家娱乐城、第一家迪斯科舞厅、第一家室内游泳馆和保龄球馆的引进者,乌市娱乐产业绝对翘楚。

它是新疆第一高楼广汇大厦的建造者,坐拥乌鲁木齐中天广场、时代广场等大批城市地标,前后并购近40家国企[1],土地储备在新疆无人可敌;

最高峰时,广汇雄霸乌鲁木齐60%~70%的房地产市场,当地每5套房产中有3套由广汇开发。

它是中国第一个在国外拥有油气资源的民企,雄踞新疆白石湖、黑顶山、淖东、淖西、阿勒安道等五大煤田,旗下油气勘探面积8000多平方公里(等同于一个苏州),原油储量11.6亿吨;[3]

同时还经营着一条跨境天然气管道、一条地方铁路和一个液化气运输车队。仅能源一项,广汇2018年就录得营收超129亿元。

它是中国最大汽车经销商之一,中国排名第一的乘用车销售商,中国汽车经销商中最大的二手车交易代理商,汽车业务覆盖全国25省、年营收1660亿,超越美国最大汽车经销商AutoNation,体量逼近全球前列。

从娱乐业到房地产,从能源到汽车、石材、物流,在这些具有高度行业壁垒甚至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产业领域,广汇不仅无所不入而且无所不精,几乎全部做到地区或全国市场第一。

极致的财富扩张速度背后必然伴随着极致的资本积累手段。

在商业经营和资本运作上,从枪林弹雨中捡回一条命的孙广信,有着惊人的猎食能力和斩杀魄力。
 

3、“市长在他公司里现场办公”

学识,人脉,资本,创业起步期三元素,孙广信可以说一个都没有。

转业后第一份工作,孙广信代理推销挖掘机,10个月跋涉十万多公里,带着一捆馕一瓶咸菜搭马车驴车下乡推销,最后卖出103台机器。

这十个月,他掉了十斤肉,穿烂几双鞋,卖出了厂商过去5年的总销量。

干了一段时间后拿到第一笔启动资金,孙广信盘下一家档次颇高的广东酒家,出入皆显贵,往来无白丁。

借餐馆经营,孙广信眼观六路地结识了新疆本地诸多商界人物。几百上千的餐费说免就免,一来二去,一位石油系统内的朋友给孙广信牵线,帮他介入石油贸易生意。

新疆的石油和天然气就像埋藏地底的黄金之海,储量位列全国第一。

孙广信90年代初开始搞石油进出口,适逢塔里木油田探明储量上亿吨大爆发,克拉玛依、独山子等老油厂炼化量大增,而中石油、中石化彼时还未对新疆石油企业整合重组。

在这个小炼油厂和贸易公司疯狂掘金、石油工人“吃千元龙虾日流水数万”的窗口期,孙广信没有跟着内地精英们去海南炒房、去沪交所建仓。

他带领17人的公司夜以继日,第一年实现石油进出口额1000万美元,次年成交8800万美元,占当时新疆进出口总额的1/6。

爆发式发家之后,1993年,新疆出现商品房市场。孙广信趁国家鼓励私有力量“参与国企改革”的东风,携大笔资金以低成本兼并二三十家经营不善的国企。

这些国企中有经营半个世纪的拖拉机厂,有关乎大量工人生计的制鞋厂、汽车厂、木工厂。

据报道,其中一些国企被兼并后,广汇“将原来国企的厂房建筑拆除,在原来土地上进行商品房开发”。[1]由此激发的民怨引发各方震动。

这一切质疑,在孙广信旋风般崛起为新疆地产之王的征途上只是一道插曲。

乌鲁木齐第一高楼霸气封顶,2/3的新开发住宅打出广汇品牌,布局短短8年,广汇就吃下乌市60%的地产市场,坐实西北五省最大房企。

2010年后,仅在新疆和广西两省,广汇就开发了100多个住宅和商业项目。

紧盯政策风向,入场大举并购,迅速做大后以压倒性优势制霸一方市场。这样的做大路径,广汇在汽车、物流、能源等产业领域反复上演。

2002年,中国商业龙虎榜上突然杀出一个新疆身影,挤进当年《福布斯》中国富豪榜No.3。

此人的神秘低调令天山以东的内地富豪们始料未及,有人称孙广信为西北“孙老虎”,有人说乌鲁木齐市长都来他公司里现场办公。

是年4月,广汇集团宣布进入LNG(液化天然气)项目,要把新疆的天然气压缩液化后,经公路和铁路运输供给东部省份。

这项被称为“民间西气东输”的工程,正式拉开了孙广信在新疆近乎统制一方的LNG能源战略。

投资15.75亿、购入200辆奔驰,打造国内经营规模最大的陆基LNG供应链之一;投资150亿建设年产5亿方天然气的哈密淖毛湖煤化工项目;投资8亿拿下日产140万方的吉木乃LNG项目……

2010年,广汇建成全疆首条“疆煤东运”公路专线淖柳公路。2013年广汇运营的中国到哈萨克天然气管道跨境供气。

2016年,广汇投资108亿、全国首条国家批准民企控股的地方资源性铁路红淖铁路验收通车。

新疆的经济“英雄”,中哈油气贸易先锋,“一带一路”的领跑者,“疆煤东运火车头”……

2018年,广汇成立第30年,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22位,总资产攀至2637.47亿,逼近2017年乌鲁木齐市全年GDP。

“广汇将来交给国家不交给孩子”

很多人佩服孙广信鱼鹰般的猎富眼光。

“90年代初做石材,当时对这一行业毫不看好,没想到他后来竟然将石材业务做上市了。后来他又介入房地产,垄断了乌鲁木齐的房地产市场,现在又介入了天然气和物流业务……”一位接近孙广信的企业人士向《新财经》感叹。

每一步都抢在起点、卡在节点、撞上爆发点,每笔挣来的钱都不胡搞,投进下一个最有可能产生巨大溢利的冷门行业,这是新疆首富步步腾飞的商业天赋。

很多人忌惮孙广信狡黠霸道的行事作风和剑走偏锋的资本运作。

“不知道孙广信在生意场上用了什么手段”,“他进入一个行当别人就无路可走”,“我宁愿不要他这种财富,几年前我就严禁下属企业和广汇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……”

在广汇崛起路上,从大举并购国企引发职工抗议,到《新财经》披露的屡屡遭人投诉的广汇地产质量纠纷等等,千亿财富帝国的暗面,曾经是一条被诸多传闻塑造成让当地人敢怒不敢言的“霸王龙”。

2018年底,广汇集团年报显示合并资产负债达1736亿。一波“千亿债务压顶”“广汇陷入危机”的唱衰袭来,孙广信继续发行数十亿公司债,似乎没有任何要停下脚步的迹象。

“你做生意是不是太霸道了一点,何必处处都想压别人一头?”《南风窗》记者曾如是质疑孙广信。

“性格里的东西很难改变,我从小好强,喜欢争第一,当兵以后更是这样……新疆这个地方市场容量有限,一个领域不一口吞下一大块儿就无法发展。广汇的实力在那里放着,有意做得差一些?那是不可能的!”

“你能不能保证,孙广信挣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?”记者追问。

他似有犹豫地回答,正确与错误之间的界限有时很模糊,“这可能就是有人说,在中国做事需要艺术的原因。”

黑白、正邪、义利,在当事人与旁观者看来总是存在迥异的道德视角。

广汇最为人侧目的LNG项目,外界眼中的“垄断性暴利行业”,在孙广信这里却有惠民的实在意义——

项目实现了对油田伴生气由30%到90%的利用率提升,乌鲁木齐部分市民的用气价格因此从1.34元降到了1.2元以下。

“要赚钱没错,可如果这个项目不是于国于民有利,是个金山我也懒得挖……孙广信没有见不得人的地方,我也不是没被调查过,但不要以小人之心瞎说,我是在办企业,当然要赚钱,而且是堂堂正正地赚钱!”

面对沸沸扬扬的质疑与争议,孙广信早年就开始将一些公司股份分给打天下的兄弟,力求淡出媒体和富豪榜。

“这些年来我很少半夜3点以前休息过。”2002年孙广信曾在接受采访时直言,企业家是减寿的职业。

裹挟在各种传闻与传说之间,这些年,广汇在扶贫帮困、推动新疆地方经济发展上投入渐大。

仅2018年,广汇及合作企业就在和田地区密集投建10家扶贫工厂,全部投产后预计将有超2万贫困村民就业脱贫。

2018年9月,许家印携恒大以144.9亿拿下广汇集团40.96%的股权。有了中国首富当二股东,孙广信愈加简出,把更多时间用来搞篮球赞助和名家收藏(藏品市场估值数十亿)。

“人一旦超越了养家糊口这个阶段,钱的意义就失去了。”

孙广信曾说,钱于他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但人生价值需要做企业来实现。他的目标是把广汇办成世界一流的企业,“最后交给国家和社会,决不留给自己的孩子”。

参考资料:
[1]《中国三号富豪孙广信的财富真相》新财经 记者谢九 2003年9月2日

[2]《孙广信如是说》南风窗 记者郭宇宽 2003年11月

[3] 《新疆广汇集团: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的先行者》经济观察报 记者杜远 2015-11


声明:本文系转载自互联网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立即与铁甲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,再次感谢您的阅读与关注。

相关文章
我要评论
表情
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微信